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谨防镍铬烤瓷牙 电镀工更须谨慎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09-03-23  浏览次数:482

“轻则导致荨麻疹,重则危害肾脏功能……”近日,网上一则“镍铬烤瓷牙可致肾病”的帖子引起公众广泛关注。不同的专家观点与媒体解读,一时间令无数装有镍铬烤瓷牙的人疑虑重重。

 

镍铬烤瓷牙是否可致肾病?已安装镍铬烤瓷牙的患者有无必要拆除?是否应在国内禁止使用价格较低的镍铬烤瓷牙?如何防范烤瓷牙镶嵌风险……记者日前紧急采访口腔医学领域的权威专家,为公众破解“镍铬烤瓷牙致病”引发的这四大悬疑。

 

悬疑一:镍铬烤瓷牙是否可致肾病?

 

近日,一则“镍铬烤瓷牙可致肾病”的帖子在各大网站流传并引来无数跟帖,发帖人称自己在安装了两颗镍铬烤瓷牙后,出现咳嗽半年、过敏紫癜、荨麻疹、咽喉炎等以前没有的症状,且尿检重金属严重超标,被初步诊断患有隐匿性肾炎,并提供了大量关于镍铬烤瓷牙与肾脏疾病存在因果关系的论文。

 

“我们对这一事件非常关注,无论如何,这一事件的发生对口腔修复行业是件好事,这说明患者的口腔卫生意识提高了,有助于促进国内的口腔医疗服务。”作为中华口腔医学会修复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修复科主任冯海兰在谈及“镍铬烤瓷牙风波”时如是说。

 

为了取得更广泛的样本,冯海兰日前紧急调查了四川大学华西口腔医院、第四军医大学口腔医院等8家在国内影响较大的口腔医院修复科使用镍铬烤瓷牙的情况。

 

“初步统计显示,自上世纪70年代末我国引入镍铬烤瓷牙,上述8家单位共做了约90万单位的镍铬合金烤瓷冠,其中可能引起过敏反应的仅有5例,此外也未见导致肾病的病例出现。”冯海兰说。

 

冯海兰指出,医学上不排除镍铬合金有一定的致敏性,但戴镍铬烤瓷牙出现的过敏反应病例罕见,而镍铬烤瓷牙与肾脏受损的因果关系目前尚无证据证实。

 

她建议,担心自己因安装镍铬烤瓷牙而患上肾病的患者可到医疗机构进行全面细致的检查,请肾病、毒理学、内科、营养学、职业病等方面的专家进行会诊,从而对自身病情得出科学性的结论。

 

悬疑二:已安装镍铬烤瓷牙的患者有无必要拆除?

 

镍铬烤瓷牙风波发生以来,许多人都跑到口腔医院要求拆除原来镶的镍铬烤瓷牙,近几天来,北大口腔医院几乎天天都接待这样的患者。

 

对此,冯海兰表示,目前的研究表明,镍铬合金仍是一种安全的镶牙材料,患者不必恐慌,不要盲目拆除,以免造成身体伤害和经济损失。如果身体有异样症状,应到医院确定最后病因再做决定。

 

“患者如果对镍铬烤瓷牙过敏,在镶牙后比较短时间内就会有反应,主要是皮肤过敏和口周炎等症状;如果几年内都没有出现这样的症状,就不会再有致敏危险。”冯海兰说,患者若认为需要,也可以到一些医院设置的变态反应科进行镍过敏反应测试,来判断是否适合安装镍铬烤瓷牙。

 

中华口腔医学会口腔材料专业委员会主任委员赵信义指出,对于绝大多数使用镍铬烤瓷牙的患者来说,镍铬合金具有良好的生物安全性,只是对极少数患者会出现一些副作用,造成副作用的主要原因是镍铬合金释放的镍离子。

 

赵信义说,镍铬烤瓷牙释放的镍大多会被吞入消化道,不会在口腔内聚集,而且从镍铬合金中释放的镍量显著低于人们饮食中摄入的镍量,尽管如此,少量的镍仍会被人体吸收,患者戴镍铬烤瓷牙的一定时期内,血液、唾液、尿液中的镍含量虽然会增加,但一般都在安全范围内,不会对人体产生危害。

 

“实际上,我们现实生活中的大量用品,如锅碗瓢盆等都含有镍,医疗器械中也都含镍,镍是人体必需的元素,对人体健康有许多有益的作用。”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修复科副主任徐军说。

 

世界卫生组织指出,粗略估计人每日摄入镍量为100到600微克。正常情况下成人体内含镍约为10毫克。

 

北京大学口腔医学院口腔材料研究室主任郑刚说,镍是可以通过代谢排出的,担心自己因安装镍铬烤瓷牙而患上肾病网民的尿液检测中,被检出的镍含量超出正常值10倍就证明了这一点,但这些镍是从哪里来的还不能确定。

 

悬疑三:是否应在国内禁止使用镍铬烤瓷牙?

 

“镍铬烤瓷牙致病”风波发生后,一些媒体报道称镍铬合金在西方国家已被禁止使用,提出我国也应禁止使用这类产品,而由贵金属烤瓷牙等将其取代。

 

对此,赵信义指出,媒体报道西方禁用镍铬合金不是事实,目前一些西方国家仍在口腔领域使用这一材料,如日本2005年的国家标准仍将镍铬合金列入临床可使用的合金材料,并且列入国民保险计划,由保险公司支付费用;美国食品和药品管理局2004年发布的有关镍铬合金的管理文件,也将镍铬合金列为临床可使用的牙科合金,并未禁用。

 

在明确镍有一定致敏性的情况下为何不禁用含镍的合金?郑刚介绍说,这主要有以下原因:一是对镍过敏的人非常少,而且一般都是皮肤接触过敏,如对表链、项链过敏等,因与口腔接触而引起过敏的情况非常罕见;二是镍铬合金有良好的机械性能和耐腐蚀性能,用于口腔修复体制作时具有很好的操作性能,在这些方面,除贵金属外,可以说镍铬合金是最好的选择;三是价格便宜,可以使更多的人获得更加满意的牙齿修复。

 

“应该防止一些片面的结论误导患者全部选择贵金属烤瓷牙,这不符合我国国情,也不符合我国老百姓的消费水平。”中华口腔医学会会长王兴说。

 

王兴表示,目前国内市场上应用的烤瓷牙主要包括全瓷牙、贵金属烤瓷牙、镍铬烤瓷牙等,而镍铬烤瓷牙几乎占据了80%的市场。目前,贵金属烤瓷牙的价格是镍铬烤瓷牙的2倍以上,而全瓷牙则是镍铬烤瓷牙的3至4倍。

 

“患者应根据自己的经济能力和对美观的要求选择合适的产品,如果完全抛弃镍铬烤瓷牙,最后得益的是医疗器材的厂商和经销商,医院和医生也会受益,受损的只有老百姓。”王兴说。

 

他指出,含镍的材料用于口腔已有近百年的历史,镍铬合金用于烤瓷牙的制作也有30多年的历史,而且这类材料不仅用于烤瓷牙修复,在口腔治疗中的应用也有很多,是较为成熟的口腔修复材料。

 

冯海兰表示,由于贵金属烤瓷牙的生物相容性更好,可能导致的不良反应少,随着人们生活水平的提高,西方国家选择贵金属烤瓷牙的患者越来越多,这在国内也出现了同样的趋势。目前北大口腔医院安装镍铬烤瓷牙的数量就已由从前的100%降为现在的不到30%。

 

悬疑四:如何防范烤瓷牙镶嵌风险?

 

多方专家论证指出,镍铬合金口腔材料对人体是安全的,但王兴同时强调,镍铬烤瓷牙的安全性有一个前提,那就是使用合格的镍铬合金材料、加工制作规范符合标准,这一原则也适用于其他的口腔材料。

 

记者了解到,目前国内市场上存在一些不正规的厂家为了节约成本而生产不符合质量要求的烤瓷牙,或一些不正规的医疗机构订购使用质量不合格烤瓷牙的情况,为患者镶嵌烤瓷牙带来了风险。

 

对此,王兴指出,保证烤瓷牙及其他口腔材料的安全,医疗机构一定要按照有关规定采用正规企业的合格产品,购买产品时一定要查看企业的产品注册证、生产许可证和经营许可证,不然不能进货。

 

同时医疗机构要严格遵守烤瓷牙修复的临床指南和操作规范,在进行口腔修复前要问清患者的过敏史,告知产品的过敏风险。

 

冯海兰提醒,患者应选择正规的医疗机构,不能贪图便宜而接受一些没有资质的个体或机构的治疗。“如果装一个镍铬合金的烤瓷冠只要50元钱,不用鉴定就是假的。这个钱连买块原材料都不够,它到底使用的是什么材料就不得而知了。”

 

另外,许多专家还强调,相关监管部门应加强对医疗器械生产企业、医疗机构的监管,规范口腔医疗市场,确保用于临床的产品符合质量标准和口腔诊疗的安全规范。

 

可能受到媒体宣传的影响,今日上午出门诊,来就诊的患者中来检查镍铬烤瓷牙是否导致了镍铬中毒的患者占到了30%,而咨询就诊可能的电话更多。

 

【扩展】要解开这个结,需要对镍、铬的毒性特征有所了解。(搜狐)

 

文献报道,构成镍铬烤瓷牙金属支架的主要成分为镍77.95%,铬12.60%,铁1.95%,钼5.00%,铝2.90%,钴0.45%。从成分组成可以看到,镍和铬是其主要成分,二者相加占到了构成比的90%以上。镍铬烤瓷牙的外冠是陶瓷粉或其它材质,客观上限制了镍、铬与口腔的直接接触。

 

镍是人体的必需微量元素,成年人每天摄入约600微克,主要由食物中获取,当人们使用含镍的不锈钢餐具时,也构成生活性接触。有研究报道,缺镍可使胰岛素的活性减弱,糖的利用发生障碍,血中的脂肪及类脂质含量升高。镍能够增加胰岛素的分泌,从而降低血糖。

 

人体吸收的镍通常是可溶性镍盐,有研究报道金属镍粉基本上不被吸收。人在特定条件下过多地接触镍及其化合物,可能会影响健康。作业工人呼吸道吸入高浓度金属镍粉,可能导致呼吸道刺激性损害,出现咳嗽、气短等症状。从事镍电解及镍电镀的作业工人,可能发生过敏性皮炎。有报道,开采、冶炼镍的工人,由于长期接触硫化镍、氧化镍及可溶性镍,患肺癌、鼻咽癌危险性增加,但是没有证据表明接触金属镍和肿瘤危险性有关。也没有证据表明镍会导致肾脏损害。

 

铬广泛存在于自然界,主要分布于岩石、土壤、大气、水及生物体中。动、植物体内均含有微量铬。自然界铬主要以三价铬和六价铬的形式存在。三价铬参与人和动物体内的糖与脂肪的代谢,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

 

1959年SCHWARZ和MERTZ等人研究发现很多三价铬化合物具有恢复糖耐量的作用,即具有葡萄糖耐量因子(glucose tolerance factor,简称GTF)的活性,并证实GTF的主要成分是铬与烟酸、谷氨酸、甘氨酸和半胱氨酸的水溶性化合物,确认三价铬是组成GTF的必要成分,证实铬是人体必需的微量元素。

 

六价铬是有害元素,长期接触会引起呼吸道炎症并诱发肺癌。铬的污染来自于铬矿冶炼、耐火材料、电镀、制革、颜料和化工等工业生产以及燃料燃烧排出的含铬废气、废水及废渣等。铬中毒主要来源于六价铬。六价铬通过水、空气和食物进入人体,室内尘埃与土壤中也发现六价铬,它们也会被摄入体内。长期接触六价铬,有可能导致肾小管损害,表现为尿中小分子蛋白质增加。

 

人体和动物体的铬属于三价铬,有报道,健康成年人铬的摄入量多低于估计的安全适宜饮食推荐量(ESADDI)50~200μg/d,即大多数人均缺铬,应多吃酵母、海产品、粗制粮、大豆等食品,适当补铬,维持人体健康。

 

镍和铬的金属形式通过消化道吸收率很低。长期以来医务工作者关注的是镍、铬作业人员的职业健康问题。目前还没有镍、铬生活性接触导致健康损害的依据。所以迄今为止,我国没有人体生物样品中镍、铬浓度的标准正常值。基于医学研究的需要,各个相关实验室给出的只是“参考值”,还不能完全满足衡量剂量-效应关系的需要。而三价铬、六价铬在生物体中扮演了完全不同的角色,岂能是一个体内铬含量所能涵盖!

 

消费者关注自身健康,是其自身权利的体现,无可厚非。但是消费者需要辩证地看待镍和铬的存在与健康效应。作为自然界广泛存在的物质,其接触途径必然是多元化的。人类开发了地球,就意味着不可能将环境污染降低到零。了解化学品给我们的生活带来的多重效应,需要知道一点剂量-效应关系。镍和铬的健康效应已经正在得到越来越多的研究,其健康影响是可知的,科学地看待其存在,可能会给我们一个稳定的心态,去从容面对实际的生活环境。

最新行业新闻2009年03月23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