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农民工找鑫淼涂料厂讨工钱被打昏迷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06-12-22  浏览次数:425

   血汗钱没讨到,反被涂料厂的人蒙头暴打昏迷了3小时,至今连医疗费、误工费等都没讨全,更别说被欠的30多名农民工的3?郾4万多元工钱了……12月20日中午,农民工代表朱美国向记者讲述了他讨工钱被厂方暴打昏迷的痛苦经历。

   朱美国说,他和其他30多名农民工(分别来自互助县、西宁市郊区农村等地)自今年8月陆续给我市祁连路鑫淼涂料厂干活,先后完成了青沙山隧道办公室、在水一方小区、日月化工厂、湟中县农业局办公楼、湟中县拦隆口中学等处的外墙粉刷、保温及翻新等工程。自11月4日所有工程结束后,朱美国曾多次找鑫淼涂料厂的李经理讨要对方所欠30多名农民工的3?郾4万多元工钱,对方要么以工程延期交付为由拒付工钱,要么干脆说“我根本不欠你们的工钱”。朱美国说,今年8月至11月初,涂料厂连工人的生活费都不及时足额供给,导致工人连饭都吃不上。

   11月24日中午,朱美国和其他几位农民工再次去鑫淼涂料厂讨要工钱,对方将朱美国一人叫到二楼办公室,早已等候在办公室的6个壮汉先是打了朱美国两记耳光,随即将他摁倒在沙发上,用他的衣服下摆包住他的头,对其实施了长达十多分钟的拳打脚踢,直至朱美国昏死过去……约3个小时后,苏醒后的朱美国发现自己躺在市第二人民医院的病床上。经诊断,殴打直接导致朱美国脑震荡、右侧颜面软组织挫伤、右眼淤血。事后,我市祁连路派出所民警对此事做出处理:责令鑫淼涂料厂负责人赔付朱美国医疗费等,并对打人者处以200元的治安罚款。按照有关标准,鑫淼涂料厂应赔付朱美国2100元的住院损失,但对方只支付了1000元。

   朱美国绝望地对记者说,被对方暴打后,他再也不敢进鑫淼涂料厂的大门了,曾先后3次找劳动部门要求解决被欠农民工工钱一事,至今没有结果。

   当日,鑫淼涂料厂负责人李经理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涂料厂是欠了朱美国等农民工3万多元工钱,之所以不付给所欠他们的工钱,是因他们干的工程不合格,而且有延期交付工程的现象,按此计算,涂料厂已付给他们的工钱都有点多了。打架事件之所以会发生,是因朱美国带人要打他,涂料厂的人才打了朱美国。 

最新行业新闻2006年12月22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