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土壤重金属污染日益严重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12-05-24  浏览次数:501
核心提示:今年3月,农业部一项针对全国污水灌溉区的调查显示,在约140万公顷受调查的污水灌溉区中,遭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地面积占总面积的64.8%;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全国3亿亩耕地正在遭受重金属污染的威胁

中国电镀网:只有干净的土壤,才能长出干净的食物,这个道理很多人都懂,但一旦有重金属进入到土壤,则很难被清除,修复过程往往要经历几十年。近日有媒体爆出南京部分郊区的种植区土壤存在铬、铜、铅等重金属不同程度的污染,已经不适合种植大米、蔬菜果品等农产品,着实令人惋惜。今年3月,农业部一项针对全国污水灌溉区的调查显示,在约140万公顷受调查的污水灌溉区中,遭受重金属污染的土地面积占总面积的64.8%;中国工程院院士罗锡文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全国3亿亩耕地正在遭受重金属污染的威胁,占全国农田总数的1/6,而整个广东省仅有11%左右的耕地未遭受重金属污染。

大面积土地被污染,意味着长久以来,主要因工业废水排放造成的重金属污染正呈现出扩散的态势,从排污口流向了人们的菜篮子。同时,这也预示着我国的重金属污染防治工作,在面临着排污口“堵截”的严峻挑战时,还必须应对城市“疏导”的艰巨任务。而“堵”和“疏”要双管齐下,就需要全面考察整个生产过程,全方位摸清重金属的“传播路径”,并广泛引入公众力量,形成重金属污染防治的“合力”。

首先,需对涉嫌产生重金属污染的企业进行重金属“全过程生命周期管理”。在开采、冶炼、运输、使用以及最终废弃的各个阶段,重金属都有可能进入环境,造成污染,其对人群健康的影响往往难以通过“排污口”的数据读出来。事实已经多次证明,只盯着污染末端的“排污口”,既无法有效对重金属污染情况进行评估,也不能大幅削减污染物。

要想解决此类在重金属生产过程中因转移和丢弃产生的污染,必须将企业的化学品使用信息准确记录下来。2011年,云南发生大型铬污染事件,我们曾前往曲靖进行调查,发现周边大量农田和农畜受害,即是企业违规丢弃生产废料——铬渣的恶果。值得警惕的是,在产业转移、工厂进园、涉嫌重金属污染企业重点整治等背景下,一些重污染企业纷纷转移地点或转产、关停,其原厂址也成为“棕地”(Brownfield Site,指被遗弃、闲置或不再使用的前工业和商业用地及设施,这些地区的扩展或再开发会受到环境污染的影响),对后来的使用者构成危害。监管者只有对涉污企业的生产原料和处置情况做到心中有数、了然于胸,才能多处发力,真正减少污染排放,并对污染企业的处置工作做到有的放矢。

其次,要督促企业减少排污,必须建立起健全的信息公开与数据共享制度。重金属的污染防治引入公众力量,等于是借助全社会的无数双眼睛和耳朵来盯紧排污口,监督周围环境的污染物含量,无疑将在很大程度上促进重金属污染预防及治理工作。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日本富山县,由镉污染引起的痛痛病患者及当地居民,成立公民社团每年监督当地矿山的镉污染情况。矿业公司在居民的监督下,定期公布当地河水的镉污染程度及自身排放数据,公众参与和企业信息的公开,使得当地神通川河水里的镉含量在十几年之后得到了大幅降低。而富山“痛痛病”(受害者全身关节疼痛)患者维权的胜利,也成为日本社会重视环保、引入公众力量监督企业环保行为的转折点。

环保部部长周生贤在今年早些时候提出,各地须在2012年6月30日前公布辖区内所有重、有色金属矿采选、冶炼以及皮革鞣制、电镀企业的名单及整治进展情况,接受社会监督。然而从2006年即开始调查、历时五年、业已完成的全国土壤重金属情况调查,其结果至今未能向公众公布,公众参与监督、促进污染防治的力量也就此大打折扣。

污染排放情况的公开,是确保公民参与治污、监督企业和政府的保证,而涉及到每日所吃五谷杂粮的土壤重金属的污染情况,更应让大家知道。

治理重金属污染,不仅需要有“壮士断臂”的气概,更需有“抽丝剥茧”的智慧。唯有切实改变增长模式,全方位监管污染物,“堵疏结合”,并发动全社会的力量,才能有效清除重金属污染的阴霾。

最新行业新闻2012年05月24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