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由温州减污增产看浙江电镀业发展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12-08-10  浏览次数:689
核心提示:通过集中整治,推动电镀企业入园,浙江省温州市区电镀行业在总产值增长了22%的同时,重金属污染物排放总量削减了30%以上 。
  

  温州市推动电镀产业入园后,实现了电镀产业集中生产、集中管理、集中治污、
               集约经营,促进了全行业转型升级。图为瓯海区电镀产业园区。

通过集中整治,推动电镀企业入园,浙江省温州市区电镀行业在总产值增长了22%的同时,重金属污染物排放总量削减了30%以上 。

电镀,是一个让世界熠熠生辉的行业:大到机器、设备,小到精致的饰品、闪亮的眼镜、锃亮的汽摩饰件……可以说,工业生产和日常生活都离不了它。

电镀,也是一个让环境饱受创伤的行业:作业车间"脏、乱、差",污水混排、漏排、渗排、偷排层出不穷,群众抱怨,基层环保工作人员为之头疼。

电镀行业环境污染"死结"真那么难解?

从去年9月末开始,浙江省围绕电镀行业开展了一场没有退路的整治。温州市作为整治示范区交出了一份满意的答卷:通过集中整治、集聚发展、统一管理,温州市区电镀行业在总产值增长了22%的同时,重金属污染物排放总量削减了30%以上。

7月12日,浙江省重污染高耗能(电镀行业)整治提升工作现场推进会在温州市召开,浙江省副省长陈加元在会上大声疾呼:温州经验说明,污染整治就是倒逼转型,保护环境就是保障发展。

"温州能做到,你们做不到吗?"他反问到。

乱象

偷排污水层出不穷挖空心思逃避打击

夜黑,风高,雨急。根据经验,这是环境违法企业偷排的高发时段。2011年8月下旬的一个夜晚,浙江省杭州市环境监察支队(以下简称"支队")的队员们匆匆扒了几口快餐就出发了。

晚8时许,队员们驱车百余公里,来到偏远的建德市凤凰物资有限公司。富有经验的队员们抄起手电,在浓密的夜色中直扑十几米远的江边。

"偷排。"在手电光的照射下,队员们发现江面翻腾着黑色污水,并不时有白色泡沫从中泛上来,由此形成的一条黑色污水带非常显眼。队员们迅速折回厂内,发现6个废水处理池中的1个几乎已排空。公司当即被责令停产。

"当时的污染带至少有300米,估计约有近50吨电镀废水和污泥的混合物流到江里。"支队科长来勇说,这已不是这家公司第一次环境违法。就在3个月前,这家公司就曾因排放超标废水被处罚。

仅1天后,支队又在临安市查获一家电镀企业趁夜幕向江中偷排废水。监测显示,所排废水中六价铬和镍超标量最高竟达7000多倍。

今年3月,支队在夜查时又发现一家电镀企业将30余吨强酸性有毒废水偷排至溪流。3家企业4名责任人先后被公安部门处以行政拘留。

各地执法高压态势,使电镀企业偷排手段日益隐蔽。嘉兴市环保局曾在前年查处过一家电镀企业暗管偷排,今年这家企业竟又通过化粪池偷排。

这些还是持证合法存在的电镀企业。在民营经济更为活跃的温州、台州等地,大量电镀企业让当地政府部门备感头疼:几口大缸,几个工人,就能进行电镀加工;投入少,产出快,不少人铤而走险。非法电镀企业似幽灵一般,打而不死,死而不僵,不时冒出头。

一次,台州市某区副区长带队夜查一个已关停企业,厂房一片漆黑,厂里的电表却在飞速旋转。几经搜寻,终于发现有扇小门透出一丝灯光。进去一看,整个车间内污水横流,正在进行非法电镀生产。为啥在外发现不了?原来企业把厂房门窗都用砖块砌死了。

人口稠密区查得紧了,就有非法电镀加工业主伪装成养鸡场场长藏身于山里,搭个草棚就干上了,废水则挖个大坑渗入地下;陆上查得紧了,有人便转移到水上,在船里搞起电镀,剧毒废水直排江中。

整治

出台56条验收标准推动电镀行业污染整治

电镀行业的种种乱象,早已引起浙江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

2011年,发生在浙江的两起血铅事件引发了席卷全省的环保风暴,八成多铅蓄电池企业被关停。随之浙江省政府出台了文件,要求对铅蓄电池、电镀等六大行业开展全面整治提升。

2011年9月,浙江省环保厅、省经信委联合下发《浙江省电镀行业污染整治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将污染整治作为行业转型升级的倒逼机制,按照"提升一批、搬迁一批、淘汰一批"和"有保有压、上大压小"的思路全面开展电镀行业污染整治。

《方案》明确提出了电镀行业56条整治验收标准,并要求在今年6月底前所有未入园区电镀企业按标准完成整治验收;电镀企业众多的县(市、区)建成电镀园区,除保留少数标杆式企业外,原则上所有电镀企业须于年底前完成搬迁入园或在园区租赁厂房设备整合发展;彻底改变电镀"低、小、散"及污染重、隐患多的状况,使产业结构和区域布局得到优化,工艺装备、污染防治水平明显上升,行业步入健康、规范和可持续发展的轨道。

浙江省环保厅污防处处长喻志钢告诉记者,56条标准从相关产业政策、装备生产现场、污染防治设施、清洁生产、应急环境建设、综合管理制度六大项14方面工作着手,由环保、发改委、经信、建设、规划、卫生、公安、安监等部门各司其职,分类验收。根据新标准,大部分无法入园、镀槽总容积小于4万升且连续两年产值小于500万元的电镀企业将被淘汰。

《方案》特别提出:温州市区作为全省整治示范区,率先完成整治并通过验收。

示范

温州严厉治污市区电镀全部入园

为什么选择温州市区?温州是电镀行业大市,其电镀行业治污之路并不平坦。

上世纪80年代,电镀业伴随着温州民营经济的繁荣而发展。至2005年,全市电镀从业人员4万多人,产值近50亿元,承揽着近千亿产值的轻工产品镀件表面处理。

"电子电器、汽摩配件、眼镜、烟具、锁具、剃须刀、水暖器材、拉链钮扣、日用五金及部分陶瓷、塑料等具有温州特色的产业,都离不开电镀。"温州市环保局党组成员、副调研员王进光告诉记者。

总量大、数量多、分布广、规模小,相当一部分企业厂房陈旧、设备简陋、工艺落后……这就是2005年温州市电镀行业的真实写照。

据统计,2005年,温州市有电镀企业744家,镀槽总规模约1600万升,主要分布在鹿城、龙湾、瓯海3区及瑞安、乐清等8个县(市)。另外,全市还有超过800家的非法电镀企业,生产总容量约300万升。

经上世纪90年代的初步治理和2000年"一控双达标"行动后,温州持证电镀企业全部建设了污水治理设施,但因多为手工操作,难以稳定达标排放。除大量废水外,电镀企业还排放各种酸性气体和电镀污泥。

王进光说,2004年,温州市电镀行业就被浙江省政府列为首批"811"环境污染综合整治3年行动计划中的11个省级环保重点监管区之一。

一方面是市场存在的大量需求,另一方面是产业的低端乱象;一方面是上级的督促,另一方面是环境的破坏、群众的抱怨……如何破解市场需求和环境保护之间的矛盾,成为摆在温州市各级政府和环保部门面前的一道难题。

温州市打响了摘污染"黑帽子"之战:严厉打击取缔非法电镀企业,整合提升"低、小、散"电镀企业,改进合法企业工艺设备,对电镀"三废"进行规范整治。

截至2006年11月,全市共取缔了812家非法电镀企业,合法企业削减到564家;镀槽容量1万升以下企业从238家减到18家。电镀行业排污总量明显下降,环境得到改善。经现场验收,温州市成功"摘帽"。

但对温州来说,这还仅仅是画了个"逗号"。如果说"打非、整治、严管"着重破解环境保护难题,"入园"则是探寻环保优化发展、实现行业转型升级的最佳道路。

早在1992年,温州市就在鹿城区划出80亩地,率先建立前陈电镀园区,43家电镀企业入驻。但园区属典型的简单集聚,在"三废"处理等问题上存在诸多难以解决的问题。2002年,鹿城区吸取经验教训,将后京电镀园区建设提上议事日程。

"以前电镀企业分布在市区各街道、居民区中,废水、废气污染大,百姓意见多。"鹿城区环保局副局长吴金林说。2002年,温州市出台电镀行业整治要求,区环保局向区政府提出了后京园区建设方案,将分散的电镀企业统一入园。

方案很快获批。占地287亩的园区厂房统一设计,企业自筹资金建设。2006年底园区建成,61家企业入园,实现集中供热和治污,统一物管、安保管理,这一成功模式得到了推广。

2006年"摘帽"前夕,温州市政府办转发了《关于电镀园区建设管理若干意见》,全面推进电镀园区建设。很快,龙湾区、瓯海区相继启动园区建设。

正因有了这一基础,浙江省才要求温州市区作为示范,率先完成整治验收。

然而,对温州来说,压力仍旧很大。"摘帽"之时,全市4万升以上规模电镀企业仅82家;大多数企业工艺、治污水平仍较落后,并以手工生产线为主。2011年,全市电镀企业已从564家发展到601家,占全省总数的39%。

面对新标准,全市形成"总量控制,打非入园,整合提升,自愿公平"整治思路,严打非法电镀,规范整治合法企业,关停治理无望企业。

2011年年底,前陈电镀园区被彻底关停。同时,鹿城、龙湾、瓯海3城区及开发区等地组织公安、环保、电力、水务等部门开展"零点行动",所有园外电镀企业统一时间断水断电、清理原料、拆除设备,倒逼入园生产,温州实现市区电镀全部入园。

重组整合入园后,温州市区电镀企业数由458家减至223家,而企业规模都在原来的3倍以上,实现集中生产、集中管理、集中治污、集约经营,促进了全行业转型升级。

担忧

多地整治步伐缓慢污染隐患依然存在

7月12日,浙江省重污染高耗能(电镀行业)整治提升工作现场推进会(以下简称"温州现场会")在温州召开。

看着瓯海区、龙湾区电镀园区内一幢幢整齐划一的标准4层电镀厂房,井然有序的分质分流污水管路,高效整洁的电镀自动化生产线,规范的集中式污水处理厂、供热厂,与会的近200位市、县(区)政府领导和环保局长无不深受震动。

浙江省副省长陈加元在会上的表态又让他们颇感压力:未能按要求在6月底前完成整治验收的电镀企业,一律依法责令停产或关闭。年底前,所有市、县(区)必须完成整治工作并按统一规程和标准通过验收。

压力更大的,则是未能参会的全省上千家电镀企业的负责人。对于他们来说,这将决定着企业能否在浙江大地上生存下去。

还在5月中旬,浙江省环保、财政、国土等部门组成调研服务组,赴温州、台州、金华3市开展调研服务。然而,一圈跑下来发现,各地整治工作虽有进展,但情况并不乐观。除温州市区已入园、台州市部分县市如期开展外,多数地方整治进度仍旧滞缓,许多该建园区的地方还未动工;所谓经整治的"标杆式企业",很多仍设备陈旧、工艺落后,存在重重污染隐患。

各地政府领导强调了整治难以推进的客观原因:经济下行趋势明显,行业整治承受压力巨大;园区建设没有用地指标,且存在选址难题;原地整治提升较易,搬迁入园难,缺乏财政资金补助政策。

然而在调研服务组看来,这些都不是理由。

"我们搞整治,并不是阻碍经济发展,而是推动经济发展,是经济'腾笼换鸟'的需要。"喻志钢说,关键是要像台州市去年"血铅事件"后掀起的"环保风暴"一样,下大力气,疏堵结合,个别地区电镀行业转型升级难,就在于没有从根本上认识到淘汰落后产能是为地方经济腾出了进一步发展的空间。

而对于用地指标和财政补助政策,浙江省国土厅和财政厅均认为不是问题。在台州市调研服务座谈会上,台州市国土局负责人回应道:用地指标并不存在问题,各地可将电镀行业作为地方发展必不可少的一个配套产业来扶持发展,向省里申报项目用地。

浙江省国土厅负责人也表示,各地每年都有用地指标,关键是地方领导有没有真重视。其实入园后,通过集约用地,反倒可腾出更多土地给当地发展更好的产业。

"选址难,百姓为何有意见?就是因为以前电镀行业在百姓心中形象太差。"调研服务组组长、浙江省环保厅副厅长章晨说,去年的整治,很多地方都有好的经验和方法,要好好学习借鉴,"我们最终要做到让社会放心、百姓放心"。

在温州现场会上,浙江省环保厅厅长徐震指出,尽管自去年以来,浙江已关停注册电镀企业1541家中的110家,但整治进度仍然落后、规范执行不到位;仍有74家计划关停的企业未关;计划整治提升的600家企业,仅完成400家,且多未验收;计划新建27个园区,仅完成10个;整治中还存在"避重就轻,没动真格"、"对标杆企业认定标准过低"等问题。

通过集中整治、集聚发展、统一管理,温州市区电镀行业削减重金属污染物排放总量30%以上,腾出工业用地510亩、工业厂房30.26万平方米,而电镀行业产值仍然增长了22%。

这再次印证:污染整治就是倒逼转型,保护环境就是保障发展。

陈加元大声问道:"温州能做到,你们做不到吗?"。

前景

污染整治依然任务繁重倒逼产业转型路仍很长

温州电镀入园的成功模式,震动了与会人员。但并不是入园后行业整治即大功告成,高枕无忧。可以预见,在将来很长一段时期,电镀行业的提升仍将持续。

号称现代化的后京电镀园区自建成后,就历经多次整治提升。这一轮整治,园区仍面临"大动干戈"。

吴金林告诉记者,2006年底,园区业委会委托一家治污公司接手园区污水处理厂。然而,因进水量不稳定,污水成分复杂,业委会两年中连换3家公司都未能实现污水稳定达标排放。

2008年4月,业委会通过市场化招标,引进了专业从事重金属治理的浙江海拓环境技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拓环境")实行园区污水厂的专业运营管理,并由该公司投资160万元进行首次系统整改,将系统改造为二级处理。

2009年~2011年,因国家排放标准提高,入驻园区企业增加,行业管理要求不断提升,海拓环境又3次投入3000余万元进行升级改造。自海拓环境接管后,园区污水再未发生超标排放情况。

而对于废气,只能由企业收集后在厂房顶部各自处理,带来监管难题。为此,园区建设了废气处理电子监控系统。为强化监管,瓯海区环保局又在园区附近设立环保所,实行业主自我管理和行政部门监督管理相结合。

后京园区实践摸索出来的宝贵经验,被温州后续建设的园区所借鉴。新建园区迎头赶上,后京园区却在56条标准面前落伍了。

"主要原因在于,生产线自动化程度和省里规定的80%相比,差距较大。"吴金林说,园区现在正在进行改造。而为防范于未然,7月5日,后京园区签下了温州市环境污染责任保险第一单,为园区投保1000万元。

温州的模式也被各地借鉴提升。在台州市玉环县,县环保局纪检组长项长友告诉记者,玉环将电镀园区建设列入全县重点工作,在赴温州等地考察后提出:园区所有生产厂房一层作办公用房或仓库,二层至四层为生产车间;车间污水通过架空管道纳入污水处理站统一处理,确保污水不落地;入园企业电镀生产线自动化率达100%。

在玉环电镀园区建设工地,记者碰到了前来查看工程进度的玉环县电镀厂总经理刘寿水。刘寿水告诉记者,企业20年来一直处于县城居民区中,周边百姓意见越来越大,被列入首批入园6家企业之一。企业投入8000多万元建设新厂,新上9条全自动生产线,产能扩大了,排水却减少一半多,效益提高不少。

对浙江省来说,电镀行业整治任务仍很繁重。

在温州现场会上,陈加元再一次告诫各地政府领导:重污染高耗能行业整治不仅是加强污染防治的需要,也是倒逼产业转型升级、实现"腾笼换鸟"、保持经济平稳较快增长的需要。

"这是浙江省'十二五'期间环保战线、经济战线必须打好的一场硬仗。"

最新行业新闻2012年08月10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