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电镀厂致30亩稻田中毒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12-09-21  浏览次数:703
核心提示:种了20多年水稻的老伍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承包的30.45亩晚稻竟然一下“中毒”了,典型的症状是叶子发黄、稻苗不长。
 

种了20多年水稻的老伍怎么也想不明白,他承包的30.45亩晚稻竟然一下“中毒”了,典型的症状是叶子发黄、稻苗不长。由台山市农业局主导完成的一份土壤检测报告显示,稻田土壤被严重污染,铬、铜、镍等重金属含量超标数倍。早稻都还好好的,晚稻怎么一下就出了问题?污染元凶直指一公里外的一家小型五金电镀厂。台山市环保局、当地镇政府调查后发现,该厂竟连排污证都没有,而这种违法排污行为究竟持续了多久,至今没人能给出答案。

不过,记者调查中发现,其实在今年5月,环保部门就曾对这家企业立案,并处以10多万的罚款,只不过当时的惩罚理由是“没有将沉淀池淤泥等固体废弃物交由有资质的企业回收处理”。目前,台山市环保局再次对这家名为“明通五金制品厂”的企业立案调查。

晚稻“中毒”该灌浆时仍未抽穗

伍光华是台山大江人,多年来,他在大江、水步两镇承包农田种水稻,维持着一家人的生计,成为当地有名的种田大户,村里人都叫他老伍。“我们总共承包了100多亩,除了大江外,水步这里有30.45亩。”老伍说,稻田所在地叫龙荣村(步溪村委会下属村小组),这季稻子在立秋(8月7日)时种下,原本想着趁今年粮价上涨卖个好价,可眼下这30多亩晚稻至今仍植株矮小,叶边发黄,看着令人心痛。现在本是晚稻灌浆时,但老伍的晚稻却还未抽穗。

记者现场留意到,相对于别家稻田中的稻子而言,老伍家的水稻确实显得“中毒很深”,不但高矮不一,而且还叶子泛黄。老伍说发现这个问题之后,开始以为是施肥不够,于是又撒了些肥料,但几天之后依然没有好转。老伍拔出一株水稻展示给记者看,禾苗只有约40厘米长,而根部又短又少,他表示,禾苗只能长成这样,不会死去,但是这样根本不能抽穗灌浆。

难道是种子的问题吗?但位于大江镇那边的稻田却长势很好,老伍说他用的都是同一品种的种子,问题不可能出在这个上面。那么唯一可以解释的便是,这里的水稻“中毒”了,而毒源或许就是旁边的那条排水渠。“你看,离水渠远的稻田都没事,而我这里刚好挨近水渠,所以中招了”。顺着老伍所指,记者见到这条宽约两米的水渠从一公里外的工业区流出,里面的水看上去呈暗黑色,微风吹过会能闻到臭味。

如果是排水渠作怪,为何早稻又没事呢?“因为前段时间打台风(韦森特),水渠里的水曾漫过(稻田)来,可能由此造成污染。”老伍说,种种迹象都表明,晚稻肯定是被污染了。

损失惨重五六万元打水漂了

台山大米作为地方特产一向出名,包括中山、珠海等地的大米商,每年都会在这个时候来到台山进货,这也是种粮大户最为兴奋的季节。不过,老伍一家今年显然陷入了郁闷。

“今年的收成没法指望了,一般亩产都有900多斤,今年原估计是亩产过千斤的,但看现在这个样子,恐怕连100斤(亩产)都没有。按今年晚稻的价格,损失有五六万元。”老伍说,更让他担心的是,污染源头一天不清除,这30多亩稻田的安全就一天得不到保障,“我跟当地村委签订了10年的合同,这才是第二年,难道叫我现在毁约不承包了吗?”

其实,在老伍看来,这里面还存在一个巨大的隐患,那便是如果这些“中毒”的晚稻抽穗后,收获的稻谷究竟可不可以吃?“站在我们农民的角度,为了挽回损失,肯定要卖出去;但如果人吃了有问题,这个责任谁承担?”老伍说,他看过关于毒奶粉、毒食品的报道,或许很多问题不会一时呈现,但日积月累势必爆发。

追根溯源带着土壤去省城检测

记者在龙荣村采访发现,关于电镀厂污染问题,在当地早已不是新闻。“实话说,我们自己都不吃村里种的稻谷,我们都是去外面买回来吃。”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村民说,在此之前也曾发生水稻“中毒”事件,后经水步镇政府调查,元凶就是附近工业区的五金电镀厂,后来村民们还得到了赔偿。由于没有爆发大规模的农田“中毒”事件,所以村里与周边的五金电镀厂也一直相安无事。

日前,在老伍等人的带领下,记者顺着那条排水渠逆流而上,终于在上面约一公里处,找到了一个排污口,只见这个排污口隐藏在杂草下,上面是水渠堤坝,堤坝一侧是大片农田,而农田另一侧则有一家小型的企业,排污口便是从该企业出来。排污口的水流量很小,颜色呈淡蓝色。

“我早就把这些情况汇报给环保局了,也找过农业局,但这两个部门无法说清楚我的农田是否真的受污染,所以更谈不上解决方法。他们(环保局和农业局的工作人员)建议我自行对土壤进行检测。”老伍说,由于台山环保局没有土壤检测方面的能力和技术,在农业局的主导下,帮他联系了广州京诚检测技术有限公司,他自己花了800多元的检测费,把土壤样品送到了省城,期望能找到答案。

严重污染5种重金属含量超标

前天一大早,老伍跟妻子便来到了台山市环保局监督管理股,他们手上拿着一份《检验报告》和《证明》,前者是由广州京诚检测技术有限公司新鲜出炉的,后者则由台山市农业局种植股出具的。

《检验报告》显示,检测项目包括土壤的PH值、化学需氧量、铬、铜、镍、锌、铁等7个项目,令人震惊的是后面5种重金属含量严重超标。记者见到,铬、铜、镍、锌、铁这五种重金属含量检验结果分别为655、2400、526、368、52000(单位为mg/kg,下同),而这大大超过了我国现行的《土壤环境质量标准》(以下简称土壤国标)。

按照土壤的应用功能和保护目标,我国的土壤环境质量分为三类。如果以最低的三级标准,那么这些重金属中,铜超标最高为6倍。而最低的铬也超标了1.6倍以上。据了解,重金属超标,无论是对人体还是对动植物,损伤和危害非常大。以铬为例,这是一种毒性很大的重金属,有致癌性并可诱发基因突变。

台山农业局还在《证明》中明确表示,老伍种植的30.45亩水稻出现不同程度的滞育情况,初步诊断为土壤污染所致。

“之前就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了,我们还处罚过企业,没想到又出了问题。”水步镇政府副镇长刘德强说,虽然自己分管环保工作,但前天还是首次知道老伍的遭遇。此前,附近一带农田也曾出现污染事件,镇政府出面协调,让群众们得到赔偿。

刘德强表示:“五金电镀厂是要入园区的,所以我们也在考虑让他们都迁去广海的电镀园区。”刘德强说,如果那30.45亩水稻真是因这家工厂偷排污中毒,政府一定会为受灾群众主持公道,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台山市环保局将立案调查

接到《检验报告》和《证明》后,台山市环保局监督管理股股长林淑娉立即致电水步镇政府相关负责人,马上赶赴现场调查。

在水步镇副镇长刘德强的带领下,执法人员亦沿着那条排污渠溯源直上,在排污口,林淑娉放下一张PH试纸,结果显示PH值并未超标。

随后,大家又赶到这家五金制品厂。只见企业门口没有悬挂任何招牌,车间已经停工,里面堆满了许多金属材质的灯罩半成品。一名工人表示,该企业是生产灯饰产品及其配件的。在工厂后面,记者见到了该厂的废水处理池,只见里面堆满了淤泥,看上去已经很久没有使用。一名工人表示“我们这个环保设备投入了10多万元”。

经过政府及执法人员的再三催促,这家五金制品厂一名张姓负责人终于赶到工厂,并拿出工商营业执照等相关证件供查验。但当要求企业提供环保相关手续(排污证)时,张姓负责人根本无法提供,并称“之前的过期了,已被环保局收回去。”据张声称,该企业落户水步10年,之前有排污证,环保部门每年一检,但今年就没有再颁发。

工商营业执照显示,企业名叫台山明通五金制品厂,投资人为谭江汉,所在地为台山水步步溪园山工业区,年检时间为今年4月23日。

按照国家规定,工商行政部门在对企业进行年检或审批时,环保部门出具的排污证是必备的手续,这也就是说,如果没有排污证,这些企业根本就无法取得工商营业执照。那么,明通五金制品厂是通过何种方法通过年检的呢?这名张姓负责人称,自己也是打工的,具体情况要问老板。

据林淑娉等环保执法人员介绍,这种五金电镀企业是环保部门重点监控对象,未取得排污证就属于违法排污,台山市环保局将对此立案调查。“先前当地的土壤情况,我们还不清楚,土壤重金属超标,与这企业究竟有无联系,我们还需要调查论证”。

工厂早有前科

南都记者还从台山环保局获悉,其实早在今年5月,就曾对这家五金制品厂进行过查处,当时的案由是这家企业没有将废水处理池中淤泥等固体废弃物交由有资质的企业回收处理。“当时罚了我们10多万元,我们都交了。”工厂张姓负责人坦言,企业每年约产5吨淤泥,他们把淤泥卖给了别的公司,从中提炼金属,因为相对而言,别的公司比有资质的回收企业出价要高。

之前就出现过这样的问题了,我们还处罚过企业,没想到又出了问题。五金电镀厂是要入园区的,所以我们也在考虑让他们都迁去广海的电镀园区。如果那30.45亩水稻真是因这家工厂偷排污中毒,政府一定主持公道,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最新行业新闻2012年09月21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