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3.14污染事件”被告方指认真凶为地下电镀厂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13-02-01  浏览次数:3135
核心提示:“3.14污染事件”开庭一周后,被告正鑫隆工厂的员工于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们已发现造成污染的元凶附近一家地下工厂。

“弼教铬污染案”追踪

“3.14污染事件”开庭一周后,被告正鑫隆工厂的员工于昨日向南都记者表示,他们已发现造成污染的元凶附近一家地下工厂。他们称该厂是一家电镀厂,已向政府报案并对该电镀厂污水进行取样。正鑫隆方面表示,希望环保部门出示对取样的检测结果,并呼吁该地下工厂的工人能够站出来作证。

沿排污管道排查其他工厂

1月23日,被顺德环保部门称为2012年首例重大污染环境案件,在顺德法院开庭审理。被告公司正鑫隆电器实业有限公司被指控排放污水导致弼教河涌污染,造成直接经济损失人民币55.3177万元。然而,公司负责人王永勤却在法庭上矢口否认控罪,并罗列疑点指真正的排污者另有其人。

然而在南都记者前往案发现场回访时,正鑫隆方面并未指出他们口中的“真凶”是谁,并坦承“目前仍有诸多顾虑。”

昨日,数名正鑫隆的员工找到了记者,展示了他们所收集到的关于“真凶”的证据及过程。据正鑫隆方面透露,2012年的3月底开始,正鑫隆就派人在四周调查、了解,沿着排污管道一家一家排查。“不管是哪个角落,凡是有可能排污的地方,我们都去调查,并仔细了解。”吕一杏说,去年4月上旬起,一家工厂进入了他们的视野。

一家无厂牌工厂被怀疑

“这家工厂很奇怪,位置正好在案发次日陈村镇环保部门调查市政污水管道的第16个沙井旁边。”当日陪同调查的吕一杏说,“当时这个沙井污水的颜色比此前15个都深,但环保部门却就此停止了调查。”

此时,陪同调查的员工还留意到,这家厂没有厂牌,是俗称的“地下工厂”。正鑫隆的员工继续追查发现,该工厂东、西、南面均被其他工厂包围,仅北面有一卷闸门是唯一通道,不临街,必须经过厂大门、保安亭,再往里走30米才能见到,非常隐秘。

“不仅位置隐蔽,防范也很严。”吕一杏说,该厂房四周密不透风,卷闸门上方二楼窗户全部用砖封砌,东、西、南面与邻厂相望的窗户全部用铁板封死;卷闸门除进出货外从不开启,只在下方又开一小门供员工出入,且同样长期关闭,门上安有警报装置和摄像头。进出货物只在晚上12点左右,而且用帆布遮盖。

被告指无牌厂偷排含铬污水

正鑫隆员工回忆称,去年4月5日和7月2日,在正鑫隆接受调查期间,公司大门前的排污口(相当于后面16个沙井的总出口)均发生了污水外排事件,当时天空均下着大雨,“大量黄色污水向外涌,量很大。”接到正鑫隆的报案后,当地环保部门均前往现场。

同时,正鑫隆还委托了第三方机构广州恒定检测技术有限公司进行检测,结果显示:两次污水中总铬的含量分别为19.2毫克/升、4.96毫克/升;而六价铬的含量高达11.4毫克/升、0 .81毫克/升,均超过国家排放标准。“显然,有人在趁暴雨时机向外偷排高浓度的含铬废水。”吕一杏说。

员工们称,11月初,或是由于察觉到有人在关注,该厂一些设备陆续外迁。“我们终于发现该厂装运的污水和3·14事件市政管道内的污水颜色一致。”环保专业出身的吕一杏分析称,该厂是电镀厂,是3·14的元凶。

于是,正鑫隆员工阻止该厂污水外运,同时去政府部门报案。2012年11月14日下午,陈村镇环保、公安部门组成联合调查组,对该厂进行了检查,正鑫隆的少数员工也得以进入现场见证并拍照存证。

环保已取样但未公布结果

然而此时,该厂车间内主要设备已基本折除,主要原材料、化工原料、成品几乎已搬空。“但残存的电镀钝化池和剩余化工原料,足以说明这是一家不锈钢板材电镀加工厂。”据吕一杏计算,该厂车间内有6个电镀处理池,在90-120立方米之间,部分池内还残存有高浓度含铬钝化溶液。池的周围,残存有工业铬酸酐铁桶4个,每个桶的净含量为50公斤,Cro3的含量高达99.8%!“光这四个桶的Cro3含量就高达200公斤,可想而知他们消耗的重金属铬有多少!”吕一杏说。

正鑫隆方面称,当时陈村镇环保部门已取样,他们也采集了样本。但陈村环保部门并未将当日取样的结果公布。

吕一杏说,“司法部门说这个地下工厂是去年中才租下厂房开始生产的,但我们辗转找到了该工厂曾经的员工,他们都承认该工厂至少是在2011年10月就开始生产了,只是担心报复不愿意出来作证。”吕一杏说,希望在此通过媒体,恳请有良心的工人能够站出来。

被告希望拿到环保检测报告

昨日,正鑫隆方面还希望环保部门能够向法庭出示4样证据,分别是陈村环运局关于3·14事件对正鑫隆污水处理设备最后排放口取样的检测报告、对正鑫隆污水处理设备过滤器内残存的活性污泥取样的检测报告、对正鑫隆内雨水管道取样的检测报告及陈村环运局去年3月15日对正鑫隆厂门口自东向西16个沙井盖逐个撬开时拍照的照片。

正鑫隆还希望陈村环局伍耀东、陈昌宏、陈灼章、苏伟明,陈村镇弼教村分管环保的村干部何润笑、花农黄胜添、正鑫隆相关员工,以及相关环科专家等能够出庭作证。

顺德区环运局回应称:陈村弼教河涌污染案件已由法院审理,我局已将相关的证据材料提交侦查机关和检察机关,嫌疑人提出的辩护理由是否成立应由法院审理,我局不宜作出回答。

声音

正鑫隆的一个几立方的泥水混合物,怎么可能抽排出去后就变成上千吨棕红色的污水?更离谱的是,水中含铬量多达数百公斤,P H值低至1.6,如此高浓度的含铬含酸废水,显然不是来自于区区几个立方的泥水混合物,我们工厂受到了莫大的冤枉是确定无疑的。

最新行业新闻2013年02月01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