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黑电镀作坊打不死的“小强”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13-04-18  浏览次数:821
核心提示:至于无证电镀取缔后的反弹现象,竺秘书长认为,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加大工商、环保、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的力度,各司其职,对无证电镀的废水、废渣、镀液和设备的处置,要形成一个长效机制,查到一家就要彻底取缔,并不定时巡查回访。对于环境污染严重的,应移交司法部门。另外,发挥公众监督也是重要的手段。

回访1

关停没几天又重新开工

地点:慈溪胜山镇

来自慈溪市环保局2011年5月16日网上发布的工作动态:近日,市环保局监察大队会同该镇环境监察中队、城管中队、胜山镇供电所,对藏匿于该镇与胜山镇交界处,东方琴业西南侧一非法小电镀进行了强制取缔。

该小电镀经营场所西临蔬菜大棚,生产废水未经处理直排西侧河道,对周边环境造成了极大破坏。业主陈某心存侥幸,以为该地段偏僻、隐秘,在平屋西侧违章建起钢棚,干起了违法勾当。

经过市环保局监察大队及该镇环境监察中队执法人员前期勘察,在整治时对其采取了捣毁经营场所、三箱断电等强制措施,以防止其死灰复燃。

环保部门当初的担心结果还真的变成了事实。

电镀厂位置非常偏僻,记者穿过蔬菜大棚,经过一座小桥,找到一间简陋的工棚。在大片的油菜花中,这座简易工棚显得极不协调。

工棚的后面是一个大坑,里面几近乳白色的液体都是从电镀厂排出的废液。厂子门口,堆放着已经完工的产品。工棚里,几名工人在电镀槽前忙碌着,门口就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那是电镀液散发出来的刺激性气体。现场,记者没有看到任何处理废液废物的设施。厂区周围,渗漏出来的电镀废液随处可见。

记者随后在慈溪观海卫镇东山头村调查得知,当地也有不少无证电镀厂曾被多次取缔,有的业主还被治安拘留过,但目前又死灰复燃,原地反弹了。

回访2

黑作坊两年后死灰复燃

地点:鄞州咸祥球山村

来自鄞州区环保局官方网站的公告:2011年8月29日下午,由区政府办公室牵头,环保、公安、工商、咸祥镇政府等部门联合执法,采取强制手段取缔咸祥镇区域范围内的3处电镀黑作坊(分别位于球山村渡头点、球北点和芦浦村芦浦点)。

渡头点的电渡黑作坊紧挨村民住宅,其生产加工所产生的废气废水已严重影响村民日常生活,是村民投诉的热点……这3处非法电镀黑作坊存在时间较长,虽被村民多次举报,有关部门联手镇政府多次督查取缔均效果不佳。

在本次非法电镀取缔执法行动中,其中2名非法电镀经营者被处以治安拘留10天和5天的处罚。同时,对3个非法电镀生产点的生产设施、电镀产品实施了捣毁和没收。

从该公告来看,环保部门当初的执法力度不可谓不大,可时隔两年后的今天,其中的球北电镀点依然存在并生产正常。

走在球山村的乡间公路上,一望无际的麦田和菜地尽收眼底。根据村民的指点,记者沿着一条小河边,找到了这家曾被取缔过的电镀车间。

电镀车间坐落于一片农田中间,紧邻村里的那条小河。车间里安放着酸洗、清洗等近10个电镀槽,都是开放式的,散发出很明显的刺激性气味。

一名工人正在电镀槽车间忙碌。他控制悬挂着的产品依次通过各个电镀槽,最后一道工序结束后,电镀产品就变成了亮晃晃的成品。

电镀车间挨着小河而建,车间里没有任何处理废液的设备。

“好大的味道哦,咋不戴上口罩什么的?”记者上前搭讪。

“没事,时间长了就习惯了。”工人随口答道。

“这里不是不让做了吗,怎么现在又在做?”工人说他们不知道,老板在里面,有啥事可去找老板。

见记者掏出手机在拍照,里面走出一名男子,大声呵斥:“干什么呢,没事别在这里瞎晃悠……”

鄞州咸祥镇球山村内的这家电镀厂边的河水浑浊

鄞州咸祥镇球山村内的这家电镀厂边的河水浑浊

慈溪胜山镇这家电镀作坊废水直排入小河。

慈溪胜山镇这家电镀作坊废水直排入小河。

慈溪胜山镇沙滩路,50多岁的菜农老周坐在蔬菜大棚间的田沟里,抓起一把泥土放在鼻子前嗅了嗅,小声嘀咕:“但愿这土壤不会有啥问题吧。”距离老周的蔬菜大棚10多米远是一家小电镀厂。2011年,这家无证电镀厂被慈溪市环保局取缔,如今又恢复了生产。

电镀废液的危害众所周知,这些年来,我市环保部门通过一系列整治行动,取缔了一批无证电镀厂。然而,记者对环保部门公布的近两年来取缔的无证电镀厂进行实地调查,发现不少仍在继续生产。

观察

违法成本低执法成本高

执法部门“投鼠忌器”,有高举轻打之嫌

50多岁的老江从18岁开始进入电镀行业,他亲身经历了宁波电镀业从无序化的家庭作坊到现在规范化规模化发展的一步步历程。

对于难以取缔的电镀黑作坊现象,老江用一句话概括说,违法成本太低,利润太可观。

正规的电镀企业,投入一套治污设备至少得数百万元,有的甚至数千万元,而后期还要源源不断地投入污水废物处置费。据测算,正规电镀企业治污处置费要占总投资的20%~30%以上,无证电镀则省去了这一大笔费用,利润当然是非常可观的了。因为成本低,他们可以用较低的价格去揽活,所以虽然黑电镀地处偏僻之处,工人干活也是偷偷摸摸的,但一点也甭愁没有生意。

这些年来,环保部门对电镀黑作坊的查处力度越来越大,处罚力度可用“死刑”形容,因为一旦查到,就只有一个命运———被取缔。

然而,老江对此却有不同的看法。在他看来,因为受多种条件所限,执法部门的取缔行为有点“高举轻打”之嫌。他打了个比方,这就像电影中常演的一出戏:被执行枪决的人押赴刑场,行刑者举枪射击,被执行者应声倒地,行刑者之后看也没看就转身离去。走出不远,被执行者醒过来了,逃过一劫。

他说,无证电镀的取缔就有点这个味道。电镀生产中要大量使用强酸、强碱和有机溶剂等化学药品,产生的废水中又含有铬、镉等一类污染物的重金属。执法人员现场执法时,电镀的设备还处于运转状态,电镀槽里的药水和已经产生的废液如何处理?

如果不做任何处理就销毁设备,势必会造成污染,这本身就是种违法行为,作为环保执法人员,是不可能这样执法的。在此情况下,执法就变得“投鼠忌器”。有时候封存了无证电镀的设备后,向违法业主发个取缔通知书就算完成了取缔执法。但这样的取缔往往是前脚刚关,后脚又开张了,有的甚至上午被责令关停,下午就恢复生产。

那为何不先处置电镀废液后再处理生产设备,以达到彻底取缔的效果?

“处置费谁来付?”老江反问道。目前电镀废水的处置费大致在每吨20元左右。一个电镀槽的电镀液一般有1000多吨,而每个电镀车间至少有5个以上的电镀槽,总重量就在5000吨以上,光废水的处置费就需要10万元左右,这还不考虑其中残留的化学药水的处置,如果再算上处理电镀设备的费用,至少在15万元以上。谁来买单?

另外,这样做还需要更多的时间和人工成本,从而增加了执法成本。在诸如这些客观原因面前,现场执法就只好简化。这就为死灰复燃留下了机会。在此情况下,取缔就很难彻底执行。

建议

“铁腕治污”要成为常态

要彻底取缔,并不定时巡查回访

时值我市大力推进美丽宁波建设之际,环境保护提上了前所未有的重要议事日程。市委书记王辉忠曾多次强调:空气和水是生命之源、健康之本,要铁腕治理空气和水体“两大污染”,坚持多管齐下、标本兼治,实施区域联动、综合治理,下大力改善空气环境和内河水质。

那些死灰复燃的无证电镀,无疑是美丽宁波身上的“毒瘤”,怎样才能彻底取缔呢?

宁波市电镀行业协会秘书长竺建章表示,近二三十年来,宁波的环保执法已经相当规范,而且力度空前,尽管如此,仍有部分小电镀厂游离于监管之外。以前还发现过电镀船,业主将电镀设备安装在船上,开到岸边后接上水管就开始生产,废水废渣直排河道。这样的“黑电镀”流动性更大,查处起来更加困难。

目前宁波电镀企业有300多家,其中会员单位220多家,作为电镀行业协会,主要是推动本地区的电镀企业加强科学管理,引导企业自律,走可持续发展的清洁生产之路,努力实现清洁生产。他们可通过会员企业的信息网络,掌握无证电镀的信息,及时反馈给环保部门。

至于无证电镀取缔后的反弹现象,竺秘书长认为,最有效的办法还是加大工商、环保、公安等部门联合执法的力度,各司其职,对无证电镀的废水、废渣、镀液和设备的处置,要形成一个长效机制,查到一家就要彻底取缔,并不定时巡查回访。对于环境污染严重的,应移交司法部门。另外,发挥公众监督也是重要的手段。

-新闻链接

电镀废水危害

电镀厂废水污染主要为重金属污染,废水中主要含有铜、铬、锌、镉、镍等金属离子,电镀厂的种类有很多,但是不同的地方排出的废水中金属离子含量不一样,这些重金属都可以进入土壤,进而影响到农作物。

各种植物又具有各自的生物学特性,对重金属的吸收能力也不同,只有当植物体内积累的重金属含量超过了它所能忍耐的最大剂量时,植物体才会表现出明显的伤害症状或其它效应。但有些植物的忍耐能力很强,其体内积累的重金属一旦通过食物链进入人体或畜禽,也会对人畜造成危害。比如六价铬可能经口、呼吸道或皮肤进入人体,引起支气管哮喘、皮肤腐蚀、溃疡和变态性皮炎。长期接触铬,还可导致呼吸系统癌症。食用含过量镉食品而造成的中毒大多是急性的,主要症状是恶心、呕吐、腹泻、腹痛。

最新行业新闻2013年04月18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