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电镀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电镀资讯 » 行业新闻 » 正文

女工电镀厂打工致癌 死亡两年后才得赔偿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发布日期:2013-05-10  浏览次数:690
核心提示:大二女生旷某云贫辍学,来到惠州博罗园洲一电镀厂打工,后来却不幸因苯致患白血病死亡。该厂香港老板庞唯仪转移资产拒赔,企图出境时,被边防警察抓获。无良老板不得不开出赔偿支票。

大二女生旷某云贫辍学,来到惠州博罗园洲一电镀厂打工,后来却不幸因苯致患白血病死亡。该厂香港老板庞唯仪转移资产拒赔,企图出境时,被边防警察抓获。无良老板不得不开出赔偿支票。

女生打工后患职业性肿瘤

因白血病医治无效,旷某云已于2010年3月死亡。

昨日,在博罗法院,从湖南赶来的死者父亲,65岁的旷理球从博罗法院执行局拿过赔偿支票,提起女儿,未讲话,泪先流。

旷某云出生于1982年,高中毕业后,考上湘潭大学历史专业。妹妹也紧随其后考上了大学,由于家贫,正在读大二的旷某云,决定辍学外出打工。

2003年,她先到深圳一间电子厂打工,做文员。当年9月21日,又应聘博罗园洲仪兴五金制品厂,因为这里工资待遇好,旷某云在该厂做生产管理,经常要下车间。2004年9月25日,逢国庆假期,也因为女大当嫁,家乡的父母要旷某云回家相亲。当时,旷某云已感觉身体不适。

归乡的火车上,这位女孩突然晕倒了。热心人联系到其家人,送医院检查,结果是慢性粒细胞白血病。2006年,经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为职业性肿瘤:苯所致白血病。

老板利用法律程序拖延赔偿

旷某云被检查出白血病后,旷家为了给女儿治病,四处举债。2006年,旷某云开始申请职业病鉴定。这同时,要求仪兴厂赔偿并支付治疗期间的工资。

但是,工厂先是不承认有旷某云这名员工,后又称其病与工厂无关,一分钱都不愿意出。后来法院查明,该工厂根本没有与旷某云签劳动合同,更没有买社保。

2008年,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诊断旷某云是职业病,工厂不服,申请复核,结果还是职业病。2009年,博罗县劳动社会保障局认定旷某云是工伤。对此,工厂也不服,先是行政复议,后又打行政官司。博罗法院、惠州中院都维持了工伤认定。

由于工厂拒不赔偿,2009年,旷某云的家人先申请劳动仲裁,要求裁决工厂赔偿。劳动仲裁裁决工厂赔偿42万多元。工厂不服,又提起诉讼,一审在博罗法院败诉,该厂又上诉到惠州中级法院,又败诉。但整个诉讼程序下来,到2012年,惠州中级法院的终审判决生效时,已经耗时3年了。这时,旷某云去世2年多了。

转移资产不履行判决

仪兴厂的老板庞唯仪是香港居民,仪兴厂厂房是其物业。还在官司开始时,庞唯仪就把工厂注销,同时把厂房出租给自己的儿子,转移名下资产。

昨日,博罗法院执行局负责人对南都记者说,庞唯仪还“玩失踪”,让执行法官根本找不到他,甚至连各银行也查不到庞唯仪的账户,更查不到其他财产。

昨日,博罗县法院执行局局长林宝团说,工厂方一再提出诉讼,主要目的就是拖延时间,好转移财产,躲避法律责任。

林宝团说,考虑到庞唯仪是香港居民,肯定要过关回港。所以,经过博罗法院申请,广东省高院向全国各口岸发出对庞唯仪采取边控的通知。

5月6日,庞唯仪在罗湖口岸出境时,被边防警察扣留。博罗法院派出法警将其带回。林宝团说,被押回法院后,庞唯仪还百般抵赖,不愿意承担责任。“我们告诉他不履行判决的后果:不但不能回香港,还要被判刑。”司法拘留两天后,庞唯仪终于将42万元执行款交到法院。

昨日,旷理球默默接过法院开出的42万多元的赔偿款支票。随行的儿子说,为了治妹妹的病,家里借了60多万元。妹妹发病开始还能借到钱,后来借不到了。赔偿款迟迟拿不到,就走了!“如果有钱,妹妹还能治!”这位一直在外打工的哥哥坚定地说。

链接

利用“边境控制”抓“老赖”

博罗县人民法院副院长黄伟强介绍,边控即边境控制,是防止涉案外国人或中国公民借出境之机逃避司法机关追究法律责任,通过法定程序在边境口岸对之采取限制出境的一种保全措施。

林宝团则介绍,很多台商和港商在大陆做生意起纷争,一旦被判决,往往心存侥幸心理,逃之夭夭,就可以拒不履行法律义务,认为跑到出去,我们奈何他不了。他说这些“老赖”的诚信资料,法院都会通知银行等部门,在贷款等活动中给予参考。

据了解,去年,博罗法院采取“边控”措施完成2宗执行案件。

最新行业新闻2013年05月10日更新

网友关注排行榜

推荐图文

网站首页 | 网站地图 | 友情链接 | 网站留言 | RSS订阅 | 豫ICP备16003905号-2
knee length prom dresses ralph lauren polo shirts for cheap swiss replica rolex long sleeve evening dresses replicas rolex